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贾似道日母改编版

2017-10-22

 这时,秘室内「哒」的一响,仿佛有棋子落地的声音。我只道师姐不小心碰
落了东西,正欲瞧她如何闪避,凝目一看,却见贾似道并未回身瞧看,倒望向他
座旁的房中一角,随即,他起身紧走数步,角落的木壁悄然滑开,步入一个中等
身量的妇人,她头面被贾似道身子挡住,我也认不出是府中何人,心道:「啊,
竟被那王玉儿无意间猜中了,贾似道果然来此私会女子,却不知那女子是何身份,
竟须他如此瞒天过海,煞费周折?」

  一时,只听贾似道笑道:「这么晚,上头有何事耽搁?让我好等。」

  妇人道:「还不是芸丫头闹人,与筠儿睹气,弄得自己心中憋屈,却来我房
中廝磨,不肯就睡。」

  听妇人声音,着实不年轻,沙沙中有沧桑之味,却不失慈和温婉。

  贾似道笑道:「这丫头,明儿我说她两句,这般闹法,弄得娘没法休息了。」

  妇人嗔道:「还不是像你!一般的顽皮不听话。」

  贾似道嘿嘿作笑,扶着妇人向室中走来,我暗下一乐,原来全料错了,贾似
道哪是私会妇人,竟是母子相会,也不知有何要事商议。

  想是入夜已深,胡氏临睡前卸去了盛装,连发簪也拔去了,此际满头长发披
散,飘垂及腰,身上随意披了件宽袖罗衫,足下是轻软睡鞋,那中等身量的身段,
竟也走出了娉婷之态,很有女人味,与我平日所见,大相径庭。

  我心道:「胡氏平日拘于身份,发式妆容、身衣打扮,乃至言行举动,十足
一个大户人家老主母的模样,此时看来,她留给我这般印象,乃是受其外饰蒙蔽
了,其实,她容颜未衰,眉目间犹存余韵,也只不过是个中年妇人。」

  师姐这时也回眸张望,身影如白云轻飘,避入榻旁的屏风后。

  贾似道扶着胡氏坐于榻上,自己拉过一张矮脚椅,母子两人面向坐定。师姐
的身形又无声滑出,她眼眸游视过处,室内坛罐锦盒,纷纷如昙花盛放,悄然打
开,过目后瞬即又合上,诸般异像,应是念力所致。

  屏风这一侧,贾似道母子毫无所觉,贾似道说道:「娘,明日便是筠儿的婚
仪,或恐有事发生,娘不要随意走动,厅中见礼后,我让全真道士护送娘回房,
娘拿上含有孩儿精血的宝珠,一到秘室外,门儿自会打开,娘明晚便在此处歇息,
等我来唤你,才出去。」

  胡氏惊声道:「你尽顾我作什么,要顾你自己!还有芸丫头、筠儿呢,你却
不管了?」

  「他们不用担心,筠儿自有东府那些人照应,芸丫头、笙儿我让他们跟着霍
氏,有齐管家请来的仙姑看护,也都没事,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有解道长在身边,
可保无虞。」

  「你这回究竟惹上了什么仇家?」

  「孩儿也不知,左不过年轻胡闹时欠下的旧债罢?」

  「唉,眼瞅着你一心向好,也不胡闹折腾了,却又生出这些事!」

  「娘不用多想了,明儿有众高人道士,仇家来了,也不过是自投罗网。孩儿
只是怕场面太乱,一时照应不及,惊吓了娘。」

  「嗯……姨娘们呢,还有那些丫鬟仆从,都能没事么?」

  贾似道默然片刻,道:「都没事的,娘不用操心了,孩儿自会照应。」

  胡氏却从贾似道神气中看出言不由衷,脸上变色,怔了片刻,合闭双目,口
唇微动,低声祷告:「佛祖慈悲,保佑我合府平安,一切罪孽,皆因我起,皆由
我受,与旁人无涉,若有责罚,信妇愿一力承担,纵然千刀万剐,下阿鼻地狱,
信妇甘受不辞,只求合家平安喜乐。」

  贾似道急握胡氏之手,道:「娘何苦自咒,若有何错失欠累,那也是孩儿所
为,与娘全不相干。」

  胡氏睁开双眼,目中已泪花晶莹:「莫胡说,你不信佛,与你有什么相干,
娘是不洁之人,罪行多多,娘知道迟早会有报应,只求不要连累到他人身上。」

  「娘不用瞎想了,娘是世上最圣洁善良的女子,一生积德行善,放生、济困,
善行无数,佛祖若真有眼,当给娘大大的福报呢。」

  胡氏盯着贾似道,幽幽地歎了口气,道:「你也不用哄娘了,娘自身所为,
心中有数,瞒不过佛祖法眼。娘十六岁嫁人,不能从一而终,跟了你爹爹,又不
能长久,老太君将我遣发给石匠,又……唉,娘一生辗转,以不洁之身,连累了
多人,尤其是那张石匠父子,你接我回临安时,将他们瞒在鼓里,怎……怎对得
起人家?」

  「孩儿不是说过么,事后我让人送去一大笔养老银,张石匠该能舒舒心心地
安渡晚年。」

  「那怎么这些年也没递个消息来?人家心里定是恨上娘了。」

  「短暂夫妻,有何情分?听人说,张石匠拿了眼钱,举家迁回湘西老家,买
地作财主去了,人家只怕早已忘了娘啦。」

  「甯儿也去了?他……他喜欢玉石雕琢,回老家却没什么奔头。」

  「也跟去了,如今定然已娶妻生子了,玉石匠苦累,哪比得上坐收田租轻松。」

  「那……那也罢了。」

  贾似道赔笑:「娘,你别心中老惦记着这些没用的,人家过好好的,你这头
挂念忧心,白委屈了自己。」

  胡氏不为贾似道的劝慰所动,兀自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儿子,神情迟疑,嘴角
嚅动,终于道:「有件事……芸丫头她娘刘氏,好端端的一个人,是怎么……怎
么死的?娘一直也不忍心来问你,想来也是受我连累……」说着,情难自抑,语
声哽咽,泣不成声。风韵未失的面庞,流珠溅泪,梨花凋残,望去楚楚动人。

  贾似道垂头道:「娘又瞎起疑心了,那是霍氏呷醋,被她逼的。」

  「你何必骗娘!她僻居府外,若你有心隐瞒,霍氏怎能知道?你……你是不
放心刘氏清楚芸丫头的身世,有意让霍氏知道,没……没了刘氏,你好接芸丫头
入府!」

  「娘!」

  「娘也知道,你都是一心为娘着想,可是你不该忒过狠心,娘本不该……如
此一来,娘身上的罪业,愈发重了。」

  贾似道举巾替胡氏拭泪,柔声道:「娘把孩儿想深了,的确是无意被霍氏察
觉,她那时初嫁情热,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刘氏又是经不起场面风浪的人,自
寻了短见。唉,孩儿为人,鲁莽粗心是有的,要说是刻意为之,天打雷劈!你想,
此事诸多后变,怎能预先全然料到?此事过后,孩儿心中一直有愧疚,待刘家的
人格外恩厚,你也是知道的。」

  胡氏低头垂泪,声气稍缓:「总之全是因娘而起,娘的罪业不浅。」

  贾似道安慰道:「娘就是心善,凡事都怪到自己身上,娘这般作践自己,孩
儿瞧着,实在不忍心呢。」

  胡氏擡面抹泪,歎气道:「你对娘千般好,万般好,娘是知道的,只是,你
也该多关心关心身边的其他人。王氏有疾,你回来后也不去瞧人家一趟,她毕竟
也是筠儿生母哩,你怎可如此粗心大意,冷落了她?」

  贾似道微微作笑:「她身上常有小疾,也不是头一回了,不碍事的,况且,
娘有所不知,她……她是从小受那处训养调教的,忍得越久,房里头便越……越
张狂,嘻嘻。」

  胡氏眼角还余有水光泪湿,闻言脸儿蓦地一红,啐道:「呸,动那些歪念,
不是好人!亏你还有脸说!」

  贾似道摸着胡氏的手,涎脸道:「娘呷醋了,可了不得!」

  胡氏面醉身软,吁吁喘道:「哪个呷醋了……你……你……别闹了……好好
坐着说话儿……」

  我吃了一惊,胡氏好端端的怎地忽作此态?待细一看,胡氏膝下,裙衣抖动,
却被贾似道身子挡住,望不见贾似道在下方做了什么,使得胡氏神情语气,一时
大异。

  直到胡氏腿上裙衣越抖越高,乱乱地堆起,方见贾似道适才摸着胡氏的手,
不知何时滑下,竟然伸入了胡氏裙底,裙衣瑟瑟乱颤,隔裙能望见有只手在内亵
动不止……

  我脑门一晕,面皮起麻,怎么,他们母子俩……?脑际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适才听两人说了半天,关于贾芸的身世,隐隐约约,恍恍惚惚,让人起疑。此际
一见两人情形,当即大悟,莫非……贾芸竟是胡氏所生!是他俩母子乱伦的孽果?!

  我心中砰砰直跳,直觉眼中紧干泛涩,睁目细望,只见贾似道已将胡氏推倒
在榻,气息大喘,口中语无伦次:「娘……无须胡思乱想了……费心伤神的…
…孩儿……要将娘送至极乐……」

  胡氏方才繁思重重,神容有伤,此际一被贾似道沾上身,身子却瞬即软得如
一滩泥似的,掩眸轻闭,红唇娇喘。

  贾似道掀裙一撩,露出胡氏肥白的下体,卷曲的乌毛黑绒绒一片,遍佈腿心,
旁岸衍生,直延小腹,且滋侵而横飞两翼。

  我心中一大跳,目力发紧:「胡氏天姿韵秀,却恁地毛盛!」

  只见贾似道急急脱了裤儿,将衣袍揽在腰间,露出苍白的下体,甩出胯间阳
物,龟头摇头晃脑的,直往胡氏腿心乌毛密处塞去,口中喘道:「娘啊……亲娘!
孩儿一见娘的这一蓬密林……就等不及了,要起兴哩!」

  「唔,你拿去,你都拿去……哦!……」

  胡氏闭目娇吟,以臂抱揽贾似道后颈,宽袖滑落,露出雪白的丰腴软臂,缠
得贾似道身背紧紧的。

  「孩儿进来了……」贾似道的白臀一颤,身背仰擡,顶脱了胡氏的手臂,神
醉目迷,下颌的短须高高扬起:「娘啊,你的水儿,要淹死人哩。」

  胡氏在下方歪露半面,酡颜似醉,羞面咬唇,癡癡喃喃,略杂灰白的长发铺
满了身下。

  贾似道进入胡氏体内后,抵着未动,凝身沈醉片刻,方将臀儿高高掀起,从
他胯下,能瞧见湿淋淋的肉棍水光发亮,长长地直指胡氏盛开的两片阴唇,贾似
道低头瞧了一眼,通直的肉棍一点一点刺入胡氏的秘洞,胡氏不堪挨忍,又是一
声细细长长的鼻哼。

  虽知贾似道母子乱伦,但亲眼目见他们母子真刀真枪,性器接触,我胸口还
有种喘不过气来之感,浑身起了一阵兴奋的鸡皮疙瘩。

  早在贾似道母子声息不对时,师姐便飘身于屏后来瞧,先还冷容淡观,此时
见贾似道母子肉搏上阵,师姐满脸飞红,霍然转身,皱眉听声半晌,倏地又转过
身来,凛眉怒目,提起一只掌,那股无名的气息扩散,显然便欲发掌击杀迷醉颠
狂中的贾似道母子。

  师姐,不要啊!我心下砰砰直跳,实在不忍见快活中的贾似道母子就这般无
知觉地死于师姐掌下。

  师姐提掌迟疑片刻,莹如冰雪的脸上,潮红渐褪,似乎以修为心法压下了杀
欲,厌皱眉睫,如隐忍躲避着不洁之物,转身背对贾似道母子的淫行,听若不闻,
身影又如幽灵般,将秘室各处一一搜寻。

  师姐这副模样十分可爱啊,我盯着师姐皱眉苦脸的样子,大感有趣。

  「娘,你想叫便大声叫罢,这间屋便是专备你用的啊!」

  贾似道完全不知屏风外有个愠怒的仙子,方才几乎杀了他,此时又在强忍他
们母子的淫声,情狂下忍不住忘形大叫,与胡氏纠缠的淫亵之景愈发如火如荼。

  他将胡氏的两足高高地担在肩上,压得胡氏的身形几乎从腹部折弯,阴户朝
天,交接处,黑黑密林吞没了一截红通通的阳物,戳弄极频,胡氏肥大的阴唇被
鼓弄翻飞不定,淫湿放浪。

  「呜呜,娘忍不住了……你快动……莫多话!」胡氏声急气促,满面红乱,
被压乱的身子兀自在下方不安地扭动,闪出一瞥白白腹肌,看去满身活力,哪像
年届时五十的妇人?

  「卜滋、蔔滋!」

  贾似道白臀飞闪,全力驰骋起来,竟不见丝毫斯文之态,清瘦的身板,却气
力悠长,一抽便是数十记,将胡氏牝中插得一片水声乱响。

  「唔嗯嗯……呃呃……哦……啊啊!」

  胡氏在贾似道的急抽下,初时仅是喉间闷闷声抖,随后终于难以自控,破喉
大叫,声闻满室。此时,停歇了好一阵的蟋蟀忽又齐声和鸣,仿佛为胡氏伴唱,
替贾似道助威。

  「蟋蟀……也在求欢呢!」

  贾似道抽添之势稍缓,喘嘘嘘的道:「还记得……娘头回给我……就是在一
个夏夜,孩儿半夜起来捉蟋蟀……娘半遮衣体来瞧……就给了我。」

  胡氏擡面吁吁喘道:「你就是坏……娘也敢欺!」

  「那时爹爹已去世,孩儿在东府再也呆不住了,就来寻娘,石匠家那个晚上,
孩儿终生难忘啊。」

  贾似道凝神一望,「娘可记得?」

  胡氏面红喘气:「尽说那些作什么,快快动几下,娘……就要丢了……」

  贾似道却退身抽出,喘道:「娘说什么……这么快就来了?孩儿还没够呢。
我们母子先说说话儿」一只手却在胡氏胸前捻揉起来。

  胡氏双眼迷离,一手把着贾似道的阳物,一边颤声说道:「想那也是命运弄
人,娘嫁与石匠一晃十余年,未敢曾想母子团聚,那日你寻上门来,娘心里甚是
欢喜啊!」

  贾似道伸手探入妇人股间,触手之间那红白相间之处水光隐约可见,「孩儿
自小日夜思念娘亲,那大娘愈是把娘说的卑贱,孩儿愈是想要见到娘亲,那日托
人终于打听到娘的下落,也是孩儿的造化,娘可记得那日是如何相认?」

  胡氏手中一紧,愈发觉得那阳物硬如坚石,慈目微闭,腻声说道:「你股间
胎记为娘的怎会忘记,那日你寻上门,娘初以为是哪个浪荡公子趁石匠父子离家
半年多未归前来逗弄」说到这,胡氏面上一红,似是心中触动,「可是仔细端详
你那样貌,与你那父亲却有五六分相似,遂让你宽衣检视胎记」

  贾似道一手仍在妇人股间上下抚动,畅声笑道「娘那时也有三十七八了,体
态却是丰韵的很,胸乳高耸,面上又甚是白净,跟着娘的身后进屋,发髻下那颈
项在光线下面泛着光泽,再看那身下罗裙摆动,孩儿就心中一动。娘又让我宽衣,
手指儿触动之处又是孩儿敏感之处,从那刻起……,嘿嘿」话闭却是用舌尖在胡
氏耳垂上舔弄起来。

  胡氏啐了一口,伸手一弹贾似道的阳物,「没羞的人,你这物件那时就举了,
娘也是欢喜的紧才握了一握,却没想那日晚上……」

  贾似道闻之起身,却是埋头探入妇人股间,上下舔磨,妇人遂凑上下体,喘
息连连,贾似道闷声道「娘亲烧的一手好菜,那日若不是多喝了两壶黄酒,身上
燥热,窗外蟋蟀鼓噪,害的孩儿无法入眠,也不会半夜去寻那蟋蟀;未曾想惊动
了娘亲,更未曾想娘亲把脚给扭伤」

  胡氏双手一紧,重又将贾似道按向股间,迷离着双眼轻声喘道「或是那石匠
离家半年有余,娘在月光下见你光着上身,少年俊朗,英资勃发,身子下面不知
怎的就泌出水儿了,却又偏偏扭伤脚踝,你抱我进屋,扶着你的臂膀,娘的身子
就软了啊……」

  贾似道闻声起身,一手扶着那阳物只在那夫人股间刺弄,却不深入,逗弄的
胡氏左右顾盼,「你快点进来,不要再说这些羞人的事儿了……」

  贾似道意由未尽,「那晚抱着娘的绵软身子,无意中又触到娘的下体湿腻,
孩儿已经人事,当下便知娘的春心已动。到那床榻之上,籍着帮娘治疗脚伤,感
觉两股上的皮肤甚是滑爽,心中更是神明俱灭,恨不得马上行那云雨之事,可
……可还是不敢啊」话闭,阳物已全省尽入夫人阴屄之中。

  胡氏口中嘶了一声,「是了,也怪为娘生你之后未曾哺乳,心中有憾,不知
怎的就裸出一只奶房引你来含,未曾想你这下面的棒子就戳到娘的肚子上了,夏
日衣薄,你……你就操弄进来了,娘也就随你去了啊……」

  母子淫声浪语地重述起当年欢聚一刻,贾似道下体暴涨,将胡氏翻弄过身。

  胡氏肘弯支榻,翘臀跪伏着,满头长发如云披散,由后脑倾泻整个脊背,衬
得脸儿娇白小巧,只见眉目唇鼻之韵,望去格外年轻几分。

  她高支的肥臀,除了肤色有些苍白、肌肉略略松弛外,几与年轻妇人无异,
肤色娇白,臀形迷人。但贾似道在后边开始耸动冲撞后,还是可以看出年龄不饶
人,不仅她腹部松弛的白肌如浪摇垂,后臀松肌也被撞得抖起一阵细细的波浪。

  胡氏被贾似道后边紧密的攻势鼓捣得喘不过气,回眸羞望:「啊,啊……娘
经不起这般折腾了……」

  虽是这么说,母子俩一个耸攻,一个迎合,进退有度,淫动间配合无间,显
然不知这般操弄过多少回了。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17-10-17 12:5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二次元人偶 金币 +5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 2017-10-17 13:43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5
TOP
作者的其他主题:
【艾泽拉斯的清晨 】(1-2)作者:水王【荡妇笔记——节选片段】(1-4) 作者:林小晗【贾似道日母改编版】作者:醉春烟【白夜追胸】(1-2)作者:wendous【玄阳永夜】(1-2)作者:呼延逆心【翻译:魔装女兵的供给情事】作者:UZI
13113404067
LEVEL 0(等待删除)
帖子
12
精华
0
积分
-1
金币
-54 枚
原创
0 贴
威望
0 点
支持
2 度
感谢
0 度
贡献
0 值
赞助
0 次
推广
0 人
阅读权限
0
注册时间
2017-10-13
个人空间发短消息加为好友当前离线 查看宝箱
2楼大中小 发表于 2017-10-18 06:01 只看该作者

原版出处

你说我几i我叫我姐我家娃i我IE金额加一哈我和急急急WWIi

借楼续文
原版出处
【附体记】作者:古镛
            第五十五章、母子孽情

  入夜,我潜于大厅旁,守候已有多时。

  晚膳后,贾似道一直在大厅内,交代布置婚仪事宜。

  下人们来来去去,回禀、请示,穿梭不绝。贾似道往往数言来去,处事俐落,
小事则全不问,一律交由齐管家料理,遇到下边有何繁难,贾似道也极快作出决
断。二更过后,人员往来渐趋稀落,直至后来,清寂无声。贾似道屏退随从,自
己就案执笔,写些书札帖子。

  齐管家借着问事,重过来两回,有意无意间促请贾似道早些歇息,以免累着
了身子。贾似道并未理会,只道:「知道了,我这里待一会儿,你们除了夜值人
员,也都去睡吧。」

  齐管家唯唯而退。

  过了半个多时辰,贾似道见再无人息,掩上门,熄了烛火,走到窗旁,临窗
默望了一回。

  悄然到了书案后的厅角,那处竟还有一座完好无损的怒目僧像,贾似道在那
僧首迎头一拍,后颈合盖掉下,他伸手进去拨弄了什么,随即将手抽出,耕动怒
目僧一只扬举的手臂,只听「咯咯」声响,厅角地面露出一处地道口,贾似道举
步走下,随即消失不见。

  不一时,地道口合闭,怒目僧又举起手臂,合盖上翻,一切回复原状。

  我又留意一看,见除了罗侍卫移动的那座,厅中的另两个角落也置有罗汉木
像,只是像姿形态各异,不知其他几座木像是否也另有蹊跷呢,还是仅作障眼法
之用。

  「果然来了。」

  贾似道进去不久,连护法与王玉儿先后如一阵轻烟飘入厅中,厅外远处则是
齐管家在走动望风。

  「如入无人之境啊,是全真道士开闸放水吗……师姐呢?」

  我早就料到,太乙派不是今夜,便是明晚,必来秘室搜寻。本来,明晚才是
最佳的时机,大伙儿都忙于婚仪,正宜她们从容细搜。现下看来,她们连一晚也
不愿多等了。至于贾似道,以她们的手法要将他弄至昏迷,令其不觉,那是轻而
易举,碍不着事的。在此预伏,暗窥她们行事、观察师姐的言行,并从她们对话
中捕些消息,或许能弄清师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便是我今夜来此的目的。

  此际见太乙派几人果然现身,我暗自庆幸没有白白苦候许久。

  可是,尚未见到师姐人影,厅中的连护法、王玉儿两人却已开启机关,潜入
进去。

  我微微一怔,暗道一声:「不好!」己自地底潜游过去,挨近以木壁构筑的
秘室通道,果然听到了师姐冷冷的清音:「你们两个且先回去!适才本尊见贾似
道开启木门,此门禁闭之法竟是以贾似道自身为器……很愚顽的一个法子!本尊
能将此符法轻易破去,只可惜,这样一来,势必牵连解门之器,危及贾似道性命,
全真那些道士不会答应,又要罗嗦。罢了!待本尊亲往秘室搜石!」

  原来,圣女师姐神不知鬼不觉,早就来了!

  连护法与王玉儿听了师姐吩咐,不敢多言,当即应声离去。我默运玄功,与
木壁紧挨的泥土悄然分开,木壁缝隙透过来秘道内的光亮,我凑近缝隙,张目一
瞧,秘道内壁上点着一盏油灯,照得里边清清楚楚,师姐正将一只手贴于木门之
上,转瞬纤掌、皓腕陷没木门,如入无物,师姐抽回纤掌一观,脸上冰霜傲色中
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随即她再不迟疑,身影一闪,合身穿门而过。

  离得这么近她也没发现我,可见,霍锦儿的法子还真管用啊。

  我随即移身,与木门内秘室相连的松土纷纷避让,散去无声。我寻见一个的
木缝,凑目一看,木门后便是便一溜长长的石阶,下行丈许方至秘室地面。我于
是顺势又向下潜游,寻隙张望,只见秘室颇大,穹顶又高,步于其中不仅不嫌局
促,反比寻常居屋似还豁敞些,物事布置皆精美,居用吃食之物一应齐全,除了
书桌几案外,更有珠帘锦帐、床榻屏风、妆奁枕被,皆奢华富丽。沿壁一周,博
古架上,各色珍玩罗列,令人眼花缭乱。

  而使得秘室尤感生机盎然者,里头竟有蟋蟀争呜之声!入秋之季,秘室温湿
的空气更宜蟋蟀的滋养,想来贾似道将格外宝贝的几只蟋蟀,藏养于秘室之内,
不料,却躲过了怨僧会的畜警,幸存于此。

  看来,此室不仅是可供藏宝,亦宜居停勾留。

  此处木壁缝隙狭长微细,视野有限,我又不敢轻用天眼术,眼儿挪来挪去,
也只见了屋中大概,连此时应该同在秘室内的贾似道与师姐均未瞧见。于是又移
动身位,腾一处落结;洞的地方,方将室内情形一览无遗。

  贾似道坐于室内一侧,一会儿仰头,一时低首,偶尔眼角偏斜,游视身周,
似乎在候着什么。

  再拿眼一望,我不由大吃一惊!

  仙袂飘飘、白衣胜雪的圣女师姐就在贾似道身后不远,大大方方缓步走着,
仰头游视、低首寻望,应是在沿壁仔细寻找渡劫石无疑。

  看贾似道的情形,不像被人制住了身子,而师姐在他室内搜寻东西,也不像
征得了贾似道的允许。

  这……这两个人,这个室中画面便似遭人施了魔咒,古怪而又奇异,此情此
景,看似极为寻常,平静自然,但在知情者眼中,却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震骇
人心。

  恍然间,我蓦地顿悟,不禁冷汗悄流。屋中两人绝非达成了什么默契,你不
来管我,我不去看你。而是潜行无声的圣女师姐,实在太强大了!她凭借感应,
察觉贾似道的一举一动,并有把握在贾似道眼儿回望之前,消失在他视野。

  师姐……简直太骄傲了!不屑于出手将贾似道制住再搜寻东西,她完全不把
贾似道当「人」

  看,才会如此「旁若无人」地干着自己的事儿。

  思及于此,我不由心生警惕,摸了摸臂间搂着的白鼠,暗道:「小白呀小白,
你要乖点儿,不要妄动哦。」

  我的敛藏声息之法,便是将自身声息体热敛缩至虫蚁之微,这一点并不为难,
可轻易做到,但若要瞒过修道高手却远远不足,霍锦儿给了我一件年岁久远施过
符法的幡衣,助我将体息掩藏更微,又让我以小白的声息体热掩盖我敛缩后的气
息,其理便如巨浪涛天,不见水花,狮吼之下,不闻虫呜。当然,选用小白还另
有一层道理,其他活物易惹人生疑,但营营役役的鼠类却几乎无所不至。

  即便有此藏息之法,见了师姐此状,我还是暗暗担心,若非师姐一心两用,
一边留意贾似道,一边搜石,只怕藏息之法也瞒不过她耳目呢。

  也真是巧,我刚想到霍锦儿的藏息之法,霍锦儿的面容便忽然「出现」了,
我朝她一笑,她张目一瞧,瞬间隐去。

  「霍姨,何事便莫问了,你若挂念我安危,可每隔半个时辰来窥我一次。」

  这是向霍锦儿请得此法后我对她说的话。我装着神神秘秘、又摆出可怜生生、
以身犯险的架势,让霍锦儿来顾望我,无非是想消弭那房中一抱之后出现在两人
中的鸿沟。而霍锦儿不知是真担心我还是什么的,果然每隔一会儿,便会「看」

  我一眼,我则对她报以一笑。这一晚守窥下来,我们「眉来眼去」,已不下
五次。

  这时,秘室内「踏」的一响,彷佛有棋子落地的声音。我只道师姐不小心碰
落了东西,正欲瞧她如何闪避,凝目一看,却见贾似道并未回身瞧看,倒望向他
座旁的房中一角,随即,他起身紧走数步,角落的木壁悄然滑开,步入一个中等
身形的妇人,她头面被贾似道身子挡住,我也认不出是府中何人,心道:「啊,
竟被那王玉儿无意间猜中了,贾似道果然来此私会女子,却不知那女子是何身份,
竟需他如此瞒天过海,煞费周折?」

  一时,只听贾似道笑道:「这么晚,上头有何事耽搁?让我好等。」

  妇人道:「还不是芸丫头闹人,与筠儿睹气,弄得自己心中愍屈,却来我房
中厮磨,不肯就睡。」

  听妇人声音着实不年轻,沙沙中有沧桑之味,却不失慈和温婉。

  贾似道笑道:「这丫头,明儿我说她两句,这般闹法,弄得娘没法休息了。」

  妇人瞠道:「还不是像你!一般的顽皮不听话。」

  贾似道嘿嘿作笑,扶着妇人向室中走来,我暗下一乐,原来全料错了,贾似
道哪是私会妇人,竟是母子相会,也不知有何要事商议。

  想是入夜已深,胡氏临睡前卸去了盛装,连发簪也拔去了,此际满头长发披
散,飘垂及腰,身上随意披了件宽袖罗衫,足下是轻软睡鞋,那中等身形的身段,
竟也走出了娉婷之态,很有女人味,与我平日所见大相迳庭。

  我心道:「胡氏平日拘于身份,发式妆容、身衣打扮、乃至言行举动,十足
一个大户人家老主母的模样,此时看来,她留给我这般印象乃是受其外饰蒙蔽了。

  其实,她容颜未衰,眉目间犹存余韵,也只不过是个中年妇人。「师姐这时
也回眸张望,身影如白云轻飘,避入榻旁的屏风后。

  贾似道扶着胡氏坐于榻上,自己拉过一张矮脚椅,母子两人面向坐定。师姐
的身形又无声滑出,她眼眸游视过处,室内坛罐锦盒纷纷如昙花盛放,悄然打开,
过目后又瞬即合上,诸般异像应是念力所致。

  屏风这一侧,贾似道母子毫无所觉,贾似道说道:「娘,明日便是筠儿的婚
仪,或恐有事发生,娘不要随意走动,厅中见礼后,我让全真道士护送娘回房,
娘拿上含有孩儿精血的宝珠,一到秘室外,门儿自会打开,娘明晚便在此处歇息,
等我来唤你才出去。」

  胡氏惊声道:「你尽顾我做什么,要顾你自己!还有芸丫头、筠儿呢,你却
不管了?」

  「他们不用担心,筠儿自有东府那些人照应,芸丫头、笙儿我让他们跟着霍
氏,有齐管家请来的仙姑看护,也都没事。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有解道长在身边,
可保无虞。」

  「你这回究竟惹上了什么仇家?」

  「孩儿也不知,总不出过年轻胡闹时欠下的旧债罢?」

  「唉,眼鳅着你一心向好,也不胡闹折腾了,却又生出这些事!」

  「娘不用多想了,明儿有众高人道士,仇家来了也不过是自投罗网。孩儿只
是怕场面太乱,一时照应不及,惊吓了娘。」

  「嗯……姨娘们呢,还有那些丫盘仆从,都能没事吗?」

  贾似道默然片刻,道:「都没事的,娘不用操心了,孩儿自会照应。」

  胡氏却从贾似道神气中看出言不由衷,脸上变色,怔了片刻,合闭双目,口
唇微动,低声祷告:「佛祖慈悲,保佑我阖府平安,一切罪孽,皆因我起,皆由
我受,与旁人无涉,若有责罚,信妇愿一力承担,纵然千刀万刚,下阿鼻地狱,
信妇甘受不辞,只求阖家平安喜乐。」

  贾似道急握胡氏之手,道:「娘何苦自咒,若有何错失欠累,那也是孩儿所
为,与娘全不相干。」

  胡氏睁开双眼,目中已泪花晶莹:「莫胡说,你不信佛,与你有什么相干?

  娘是不洁之人,罪行多多,娘知道迟早会有报应,只求不要连累到他人身上。
「」娘不用瞎想了,娘是世上最圣洁善良的女子,一生积德行善,放生、济困,
善行无数,佛祖若真有眼,当给娘大大的福报呢。「胡氏盯着贾似道,幽幽地叹
了口气,道:」你也不用哄娘了,娘自身所为,心中有数,瞒不过佛祖法眼。娘
十六岁嫁人,不能从一而终,跟了你爹爹又不能长久,老太君将我遣岭给石匠,
又……唉,娘一生辗转,以不洁之身连累了多人,尤其是那张诬父子,你接我回
临安时将他们瞒在鼓里,怎……怎对得起人家?「

  「孩儿不是说过吗,事后我让人送去一大笔养老银,张石匠该能舒舒服服地
安度晚年。」

  「那怎么这些年也没递个消息来?人家心里定是恨上娘了。」

  「短暂夫妻,有何情分?听人说,张石匠拿了银钱,举家迁回湘西考家,买
地作财主去了,人家只怕早已忘了娘啦。」

  「宁儿也去了?他……他喜欢玉石雕琢,回老家却没什么奔头。」

  「也跟去了,如今定然已娶妻生子了,玉石匠苦累,哪比得上坐收田租轻松?」

  「那……那也罢了。」

  贾似道陪笑:「娘,你别心中老惦记着这些没用的,人家过得好好的,你这
头挂念忧心,白委屈了自己。」

  胡氏不为贾似道的劝慰所动,兀自怔怔望着自己的儿子,神情迟疑,嘴角嚅
动,终于道:「有件事……芸丫头她娘刘氏,好端端的一个人,是怎么……怎么
死的?娘一直也不忍心来问你,想来也是受我连累……」说着,情难自抑,语声
哽咽,泣不成声。风韵未失的面庞流珠溅泪,梨花凋残,望去楚楚动人。

  贾似道垂头道:「娘又瞎起疑心了,那是霍氏呷醋,被她逼的。」

  「你何必骗娘!她僻居府外,若你有心隐瞒,霍氏怎能知道?你……你是不
放心刘氏清楚芸丫头的身世,有意让霍氏知道,没……没了刘氏,你好接芸丫头
入府!」

  「娘!」

  「娘也知道,你都是一心为娘着想,可是你不该太过狠心,娘本不该……如
此一来,娘身上的罪业,愈发重了。」

  贾似道举巾替胡氏拭泪,柔声道:「娘把孩儿想深了,的确是无意被霍氏察
觉,她那时初嫁情热,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刘氏又是经不起场面风浪的人,自
寻了短见。唉,孩儿为人,鲁莽粗心是有的,要说是刻意为之,天打雷劈!你想,
此事诸多后变,怎能预先全然料到?此事过后,孩儿心中一直有愧疚,待刘家的
人格外恩厚,你也是知道的。」

  胡氏低头垂泪,声气稍缓:「总之全是因娘而起,娘的罪业不浅。」

  贾似道安慰道:「娘就是心善,凡事都怪到自己身上,娘这般作贱自己,孩
儿瞧着,实在不忍心呢。胡氏抬面抹泪,叹气道:」你对娘千般好,万般好,娘
是知道的,只是,你也该多关心关心身边的其他人。王氏有疾,你回来后也不去
瞧人家一趟,她毕竟也是筠儿生母哩,你怎可如此粗心大意,冷落了她?「

  贾似道微微作笑:「她身上常有小疾,也不是头一回了,不碍事的,况且,
娘有所不知,她……她是从小受那处训养调教的,忍得越久,房里头便越……越
张狂,嘻嘻。」

  胡氏眼角还余有水光泪湿,闻言脸儿蓦地一红,阵道:「呸,动那些歪念,
不是好人!

  亏你还有脸说!「贾似道摸着胡氏的手,涎脸道:」娘呷醋了,可了不得!
「胡氏面醉身软,吁吁喘道:」哪个呷醋了……你……你……别闹了……好好坐
着说话儿……「

  我吃了一惊,胡氏好端端的怎地忽作此态?待细一看,胡氏膝下,裙衣抖动,
却被贾似道身子挡住,望不见贾似道在下方做了什么,使得胡氏神情语气一时大
异。

  直到胡氏腿上裙衣越抖越高,乱乱堆起,方见贾似道适才摸着胡氏的手不知
何时滑下,竟然伸入了胡氏裙底,裙衣瑟瑟乱颤,隔裙能望见有只手在内亵动不
止……

  我脑门一晕,面皮起麻,怎么他们母子俩……华。脑际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适才听两人说了半天,关于贾芸的身世,隐隐约约,恍恍惚惚,让人起疑。此际
一见两人情形,当即大悟,莫非……贾芸竟是胡氏所生!是他俩母子乱伦的孽果?

  我心中坪坪直跳,直觉眼中紧干泛涩,睁目细望,只见贾似道已将胡氏推倒
在榻,气息大喘,口中语无伦次:「娘……症一需胡思乱想了……费心伤神的…

  …孩儿……要将娘送至极乐……「胡氏方才繁思重重,神容有伤,此际一被
贾似道沾上身,身子却瞬即软得如一滩泥似的,掩眸轻闭,红唇娇喘。

  贾似道掀裙一撩,露出胡氏肥白的下髁,卷曲的乌毛黑绒绒一片,遍布腿心,
旁岸衍生,直延小腹,且滋侵而横飞两翼。

  我心中一大跳,目力发紧:「胡氏天姿韵秀,却惫地毛盛!己只见贾似道急
急脱了裤儿,将衣袍揽在腰间,露出苍白的下礼,甩出胯间阳物,龟头摇头晃脑,
直往胡氏腿心乌毛密处塞去,口中喘道:」娘啊……亲娘!孩儿一见娘的这一蓬
密林……就等不及了,要起兴哩!「」唔,你拿去,你都拿去……哦……「胡氏
闭目娇吟,以臂抱揽贾似道后颈,宽袖滑落,露出雪白的丰腴软臂,缠得贾似道
身背紧紧的。

  「孩儿进来了……」贾似道的白臀一颤,身背仰抬,顶脱了胡氏的手臂,神
醉目迷,下颔的短须高高扬起:「娘啊,你的水儿要淹死人哩。」

  胡氏在下方歪露半面,驼颜似醉,羞面咬唇,痴痴喃喃,略杂灰白的长发铺
满了身下。

  贾似道进入胡氏体内后抵着未动,凝身沉醉片刻,方将臀儿高高掀起,从他
胯下,能瞧见湿淋淋的肉棍水光发亮,长长直指胡氏盛开的两片阴唇,贾似道低
头瞧了一眼,通直的肉棍一点一点刺入胡氏的秘洞,胡氏不堪挨忍,又是一声细
细长长的鼻哼。

  虽知贾似道母子乱伦,但亲眼目见他们母子真刀真枪,性器接触,我胸口还
有种喘不过气来之感,浑身起了一阵兴奋的鸡皮疙瘩。

  早在贾似道母子声息不对时,师姐便飘身于屏后来瞧,先还冷容淡观,此时
见贾似道母子肉搏上阵,师姐满脸飞红,霍然转身,皱眉听声半晌,倏地又转过
身来,凛眉怒目,提起一掌,那股无名的气息扩散,显然便欲发掌击杀迷醉颠狂
中的贾似道母子。

  师姐,不要啊!我心下坪坪直跳,实在不忍见快活中的贾似道母子就这般无
知觉地死于师姐掌下。

  师姐提掌迟疑片刻,莹如冰雪的脸上潮红渐褪,似乎以修为心法压下了杀欲,
厌皱眉睫,如隐忍躲避着不洁之物,转身背对贾似道母子的淫行,听若不闻,身
影又如幽灵般将秘室各处一一搜寻。

  师姐这副模样十分可爱啊,我盯着师姐皱眉苦脸的样子,大感有趣。

  「娘,你想叫便大声叫罢,这间屋便是专备你用的啊!」

  贾似道完全不知屏风外有个愠怒的仙子,方才几乎杀了他,此时又在强忍他
们母子的淫声,情狂下忍不住忘形大叫,与胡氏纠缠的淫亵之景愈发如火如荼。

  藤他将胡氏的两足高高地担在肩上,压得胡氏的身形几乎从腹部折弯,阴户
朝天,?

  交接处,黑黑密林吞没了一截红通通的阳物,戳弄极频,胡氏肥大的阴唇被
鼓弄翻飞不定,淫湿放浪。

  「呜呜,娘忍不住了……你快动……莫多话!」胡氏声急气促,满面红乱,
被压着的身子兀自在下方不安扭动,闪出一瞥白白腹肌,看去满身活力,哪像年
届五十的妇人?

  「卜滋、卜滋……」

  贾似道白臀飞闪,全力驰骋,竟不见丝毫斯文之态,清瘦的身板却气力悠长,
一抽便是数十记,将胡氏牝中插得一片水声乱响。

  「唔嗯嗯……呃呃……哦……啊啊!」

  胡氏在贾似道的急抽下,初时仅是喉间问问声抖,随后终于难以自控,破喉
大叫,声闻满室。此时,停歇了好一阵的蟋蟀忽又齐声和呜,彷佛为胡氏伴唱,
替贾似道助威。

  「蟋蟀……也在求欢呢!」

  贾似道抽添之势稍缓,喘道:「还记得……娘头回给我……就是在一个夏夜,
孩儿半夜起来捉蟋蟀……娘半遮衣体来瞧……就给了我。」

  胡氏抬面吁吁喘道:「你就是坏……娘也敢欺!」

  「那时爹爹已去世,孩儿在东府再也待不住了,就来寻娘,石匠家那个晚上,
孩儿终生难忘啊。」

  胡氏面红喘气:「尽说那些做什么,快快动几下,娘……就要丢了……」

  贾似道却退身抽出,喘道:「娘说什么……这么快就来了?孩儿还没够呢。」

  说着,将胡氏翻弄过身。

  胡氏肘弯支榻,翘臀跪伏着,满头长发如云披散,由后脑倾泻整个脊背,衬
得脸儿娇白小巧,只见眉目唇鼻之韵,望去格外年轻几分。

  她高支的肥臀,除了肤色有些苍白、肌肉略略松弛外,几与年轻妇人无异,
肤色娇白,臀形迷人。但贾似道在后边开始耸动冲撞后,还是可以看出年龄不饶
人,不仅她腹部松弛的白肌如浪摇垂,后臀松肌也被撞得抖起一阵细细的波浪。

  胡氏被贾似道后边紧密的攻势鼓捣得喘不过气,回眸羞望:「啊,啊……娘
经不凿爆般折腾了……」

  虽是这么说,母子俩一个耸攻,一个迎合,进退有度,淫动间配合无间,显
然不知这般操弄过多少回了。

  贾似道母子大行淫媾,看得我耳热心跳,忽然,我心中一惊……咦,师姐呢?

口味推荐